美好.jpg 

趕著搭機南下出差,搭上習慣叫車的連鎖車隊計程車,看著前座椅背上,掛著形形色色的廣告DM,行動電話廣告、叫車服務廣告、信用卡廣告…,五花八門,爭奇鬥艷,也為資訊爆炸的現代社會,做了最好的代言。

『我受夠了』,其中一幅廣告斗大的四個字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
仔細一看,副標題寫著「這是一個能徹底激勵你的故事,敘述一個高中念九年的憂鬱症患者,如何蛻變成為亞洲頂尖演說家的感人過程」,其他還有類似「如果今年你只要買一本書,就是這本了」的廣告的台詞。

原來是新書的廣告。

就行銷的觀點來看,這是個有趣且創新的行銷模式,在計程車上賣書,真是聰明且大膽的做法,至少已經吸引住我的目光。

就標題而言,也夠聳動辛辣,符合現代讀者的重口味。

而一個高中讀九年的憂鬱症患者,因著自己的努力,而成為亞洲頂尖演說家,必定是個能激勵人心且大有看頭的好故事。

只是,大多數的故事裡,總述說著成功者必定有著困苦灰暗的過去,可能是身體的病痛,或是家庭背景的失敗與痛苦,好像唯有困苦的環境,才能砥礪一個人成功。

難道,沒有人能平穩且快樂去追求成功嗎?難道,一個生長於平穩家庭的孩子成功機會就會變少嗎?

困難,只是人們對眼睛所看,耳朵所聽,心中所感,所下的判斷,不見得是事實。

舉我的生命經驗來說,我總覺得自己是幸福的,小康的家庭,不是富貴人家,卻沒有太多憂慮,父母親都是公務人員,對我們身教言教都做到,更重要的他們都很愛我,也隨時給我最大的支持,弟弟和妹妹對於我這個大哥,也給了最大的尊重和包容。

相信,像我這樣平凡且安穩的人,佔了人口數的大部分,我們沒有顯赫的家庭背景,也沒有痛苦且不堪回首的童年回憶,是不是這樣的我們,距離成功就會越來越遠?

硬要我回想自己非常挫折的失敗經驗,大學聯考應該算吧。

大學聯考時,我考了很不理想的成績,高中讀的是第一志願的名校,大學考的卻是私立學校倒數的志願,當然全家族的人都希望我重考,爸媽威脅利誘,叔叔、姑姑等親戚全力大動員。

那時的我,覺得全世界的壓力都到了自己身上,甚至一度想自殺放棄,多少次,自己躲在被窩裡掉眼淚,又不敢被家人聽見,有幾次,我已經想好遺書該寫些什麼,只是動筆一半就泣不成聲。

這樣一段經歷,如果被我不斷拿出來複習,我可能也會認為自己曾經是全世界最悲慘的人。

事實上,我悲慘嗎?一點也不,這段經驗早被我鎖在記憶深處,幾乎完全遺忘,我也不認為需要拿出來溫習。

大學的我,後來選讀的是自己最愛的傳播科系,而那段深藏的記憶,成了我生命最好的祝福。

何必,把傷口不斷拿出來看,甚至在上面抹辣椒醬呢?停留在傷痛中的人,是自我放棄前進的機會,一直回頭看的人,人生又怎麼能走的安穩。

謝坤山,我非常非常佩服的一位前輩。

他在十六歲那年,打工誤觸高壓電,人生因此起了極大的改變,高壓電的傷讓他喪失了一個眼睛、一隻腳和兩隻手,他從一個所謂的「正常人」,變成別人眼中的「殘障人士」。

注意!是「別人眼中」的殘障人士,謝坤山可不這麼認為,他學畫,用他的嘴巴叼著畫筆,一筆一劃,畫出他對生命的熱愛,畫出他對大地的感動。

曾經有一次,我在香港的一個會議中遇見他,他在演講中,根本沒提到那次高壓電的傷,在他的眼裡,那不是傷,只是經歷,只是過程,甚至,他可用僅有的手腳自己上廁所,自己拿東西吃,拿水喝,他說過:

「幸好我還有一隻眼,一隻腳」

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學學謝坤山,告訴自己:

幸好,我還四肢健全!幸好,我還有賺錢謀生的能力!幸好,我還可以思考!幸好,我生在這樣的環境!幸好,我還活著!

人的一生,總是有著許多酸甜苦辣,端看我們怎麼去看,專注在過去失敗的痛苦經驗,就會覺得自己的一生是坎坷的,專注在幸福甜美的愉快當中,就會覺得生活是如此美好,生命如此多彩。

如果,成長可以是快樂的,成功可以是平穩的,人生在平凡中可以看見偉大,又何必一直拿過去的痛出來溫習,有何忍拿過去的痛出來當行銷的工具。

如果,不痛就可以成功,又何苦拿刀刺痛自己,如果,傷已經產生,也不必在傷上面抹上辣椒醬。

過去就讓他過去吧!

如果過去永遠過不去,甜美的未來又怎麼能過得來。

創作者介紹

LifeCoach人生教練成長顧問

Life Coa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